小知识

日前,著名演员张家辉在接受媒体采访,谈到对于网上流传的“渣渣辉”梗是什么感受时,他正面回应了这个问题。
张家辉:“大家好,我是…诶,算了吧,我是要说什么啊…我就一直不说,一直不说,你们这说的很开心,我就不说了。我知道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,所以我就不说了。”
站在一旁的刘青云也是哈哈大笑。张家辉表示:“我觉得大家其实应该要原谅我们说的不好,因为其实我们都很努力了。”

[WIP] 超级种植箱原型机1号

家里阳台坏境恶劣不适宜种植,决定打造一个封闭的室内种植环境,同时避免蚊虫滋生。原来打算实现MIT OpenAg项目里的PFC,看了一下bom和代码觉得有点复杂,索性按照自己的思路开搞。

用的arduino uno r3 + raspberry 3b快速搭建原型。
目前实现了app控制水泵、充氧泵、补光灯,还做了一个简单的延时摄影

计划再增加一个根据ph、ec自动配置营养液的功能

 

最近日子过得真不顺畅

钱包见底了,把公司的办公室关了开始家里蹲,每天听家里人叽叽歪歪,工作效率几乎等于零。上周跟骗管理费的狗房东干了一票,回老家一趟超速被罚+变线被罚+倒车撞柱子。拍拖也进入胶着状态,没有任何进展。除了玩游戏、看片、游泳外,做其他的事情都很苦恼。晚上睡不好,每天都会出现点皮疹,抽血检查了却没什么问题,怀疑是精神紧张引起。

感觉身边总有一群这样的人,它们从来不主动跟你说它的想法,问的话也不回答你,帮它拿主意的话又反对你,让它自己提出方案的话又没有,很想放弃跟这类人交流,好累。

关于肝ca

父亲2月3日确诊,6月2日早上6时45分离开了。
期间我详细的记录了父亲每天的体重、血压、体温、症状、用药的数据,翻阅了数百篇论文和实验数据,了解各种肝ca知识,咨询了10多位医生以及众多病友,还是没有留着父亲,结果对我来十分不甘心。
用了近一个月时间处理完父亲身后事,以及工作上耽误的事情,我继续查阅了许多资料,整理了一份治疗备忘录,如果时间能回到2月3日前的话可以用上。

父亲的死亡的原因是原发性肝ca,动脉栓塞介入后,发展成肝衰竭以及腹膜淋巴转移,肿瘤侵犯到门脉主干,引起胃静脉曲张,胃第二次出血后血液通过消化道时引起血氨异常升高,同时严重损伤的肝不能代谢血液中的氨,对脑组织造成损害,最后深度肝昏迷死亡。

1. 确诊时肿瘤大小为11x11x11cm,右支癌栓,应该找3位以上的权威医生咨询看是否有切除的机会。如果有,进行切除手术。
2. 介入手术相对PD1和靶向药对肝的损伤更大,父亲确诊时肝储备已经不理想,初期应该先避开介入,从PD1+靶向药的治疗开始,待指标好转后再联合介入,看能否创造出切除的机会。(胆碱酯酶3000以下慎重进行介入)
3. 有癌栓的情况下,介入相对PD1和靶向药更容易造成癌细胞转移。
4. 务必让病人详细了解自己病情,以免耽误治疗。
5. 找对的医生,不要只听一个医生的意见和方案。父亲接触的第一位医生,什么情况都没说,直到做介入的前一晚我才知道他的治疗方案,而且没有解释为什么要做介入,以及有没其他治疗方案选择,从来没主动对我详细说过父亲的病情,问什么才答什么,对于初次接触肝ca的我来说,有很多的知识点根本没有概念,只能问了几个肤浅的问题草草了事,做手术的前一晚我才在网络上查到什么叫介入手术,出院开药给我之后,我才第一次知道有靶向药,并且除了阿帕替尼还有很多很多的选择。
6. 做好跟家里人的沟通。确诊后除了照顾父亲,我都在翻阅各种病友的治疗经验以及论文数据,有时候我的判断会比部分医生更加准确。第一位医生给肝ca的父亲开的靶向药是阿帕替尼,我强烈要求换成索拉菲尼,遭到全家人的反对,无论我拿出多少实验数据还是美国FDA肝ca用药,还不忘批评我:“你是医生吗?”。
另外我的PD1+索拉菲尼治疗方案建议也是同样待遇,直到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位权威的医生跟我的意见一致,并且详细跟我介绍了注意事项,那天我的心情十分愉快,感觉有这位医生的支持就可以说服家里人了,父亲会有希望,然而当天在赶回家的途中父亲胃出血了,此时病情已经拖延了近2个星期。
当我拿出几篇学术论文作为参考提出修改治疗方案的时候,家里人对我说“网络那么多骗人的东西你都信?”,那时的我感到十分无助。
7. 如果确定是肝移植方向的话请尽早进行,并且务必跟紧排队进度。
8. (1)父亲做完介入后还没调理好就给赶出了院,腹水涨得路都走不了。(2)最后一天给父亲办出院手续途中突然发现黑便,要求进一步治疗再出院被拒绝,12小时后死亡。(3)出现过两次过量治疗,虽然时间不长但是损害很大。要相信自己,医生的建议请不要完全遵守。

狗日的